您的位置:首页 > 高考 > 作文技巧> 正文

延参法师、释小龙的高考作文

www.jyb.cn 2016年06月08日  来源:河南商报

  昨天,82万河南高考大军经历了重要一役。战役中,最吸引眼球的当数“高考作文”。河南商报这次特邀众人组成“名人队”、“校长队”、“小小考生队”三个方队一起写高考同题作文(摘录)。

  来看看你最中意哪个方队,“手痒痒”的同学不妨试一试。

  名人队

  生活的教育

  作者:延参法师

  生活就是用那些愿意幸福的态度,活成内心世界的信念与坚持。

  看了河南高考作文的图,好心疼这些孩子哟,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对家长,我们都有必要好好思考,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,我们学习到底为了什么。

  人世间行走,总会遭遇那些烦恼的课题,甚至是经历那些苦难与煎熬,一定要清醒地认识,生活不买脆弱的单,自己的努力和信念,才是自我拯救的最好方式,真正需要解决那些烦恼的问题,这世间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。

  生活中需要面对的烦恼,都不是关键的问题,最大的关键在于心态如何面对、如何对待,自我的觉醒引领了自我的治愈,内心的信念凝聚着面对崭新的勇气,这世间所有的不如意,不是生活在调侃谁,而是生活真正鲜活的提醒,不痛何以清醒,不痛何以重新。

  生命可以有许多美好的期待,但并不是用自我的固执去否定那些伤痛和悲喜,这生活中的举手投足、一哭一笑,用最浅白的形式表述着自己对生活最客观的态度,不要把生活中的那些矛盾活成对立,要学会沟通、理解、包容、宽恕,在那些生命悲欢中,寻找那些宽阔、向前、能够突破的生命方向。

  人生注定向前活,不是在那些自我狭隘的情绪中自我膨胀,而是活出对生命善意的关怀,诚挚的尊重,活出一个幸福洒脱的样子,让那些曾经相对的伤痛,活成生命的印记和见证。这分数考的不光是小孩子,更是考验我们每个人对生活的理解、对幸福的态度,愿我们每个人,都在这场考试中有自己的思考与收获。

  社会是更复杂的考卷,无法用分数衡量

  作者:释小龙,著名艺人,河南商报的老朋友,代表作有《叶问2》、《爱的速递》、《无敌铁桥三》、《孔雀翎》、《少年黄飞鸿》、《少年包青天》等影视作品。

  看完这幅漫画,我会心疼这两个孩子,不管是先被奖励的,还是先被惩罚的,他们脸上都有了或者曾有过掌印。

  心疼他们是因为我深知脸上或身上有掌印是什么感觉。两岁拜师少林寺,刚刚学会走路的我,就常随父亲进少林寺参禅拜佛,习武练拳,学会少林通臂拳、醉剑、醉拳、少林棍等传统套路。

  大家都知道,习武很苦,师父必须很严厉,很苛刻,这样才能逼迫着你下苦功夫,练好武功。其实,很多家长教育孩子也是一样,不是他们想严苛,而是现在社会竞争压力这么大,他们唯恐孩子落后于人,所以才会看到孩子退步以后,在他脸上留下了掌印,尽管这个孩子考的分数已经很高。

  学习需付出血汗,并不代表家长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惩罚孩子。如果一味认为“棍棒底下出高分”,孩子的心理难免受到影响,自信心也会遭到打击。

  如果我是漫画中的高分考生,我会对家长说:可不可以多一些鼓励,少一些惩罚呢?想想那个低分考生,从55分进步到61分,从不及格到及格,是个巨大的进步,应该鼓励。那这位高分考生,或许遇到了其他情况,考了98分,失掉两分,也许他心里已经难受,这个时候加油鼓劲是不是更好一些呢?

  社会对一个人的评价标准,要比一张考卷的成绩复杂得多。奖励和惩罚我们都会遇到,上学期间,分数代表了一些能力,但并不能体现所有能力,所以,希望家长们不要“唯分数是从”,要学会控制情绪,学会鼓励!

  校长队

  畸形的唯分数论,让肉身和灵魂同时变得沉重

  作者:田宝宏,郑州市第九中学校长,正高级教师、研究员、特级教师,西南大学教育学博士,河南大学兼职教授,硕士生导师。

  著有《中教育——一位中学校长的感悟》、《冲突与应对》等。

  2016年高考语文全国卷I的作文为一幅漫画“奖惩之后”。漫画,竖看横看斜看,因为视角的不同,那么内容和寓意也就有所不同。该漫画大致可以有这样的理解:孩子学习成绩尽管起点很高,但当有了退步,仍受到惩罚;孩子成绩尽管起点较低,但当有了进步,会受到奖赏。

  在自己与自己或者同龄人与同龄人之间的对比中,无论是“退步”一巴掌也好,还是“分数低”一巴掌也罢,看来决定“惩”与“罚”的关键因素是分数。尽管漫画本身有一定的夸张性,但也恰恰反映了当下大多数社会人对考分的一种认知和态度,反映了当前教育中存在的片面追求分数、片面追求升学的问题,以及培养什么样的人的问题。无论怎样的“惩”与“罚”,漫画所折射与揭露出来的都是当下一种“畸形”甚至“扭曲”的人才培养观。这样的观念,让家庭和学校教育变得单薄,让肉身和灵魂变得更加沉重。这一命题贴合了现实存在的教育问题,也可以说成为社会问题。在中国,高考已是所有家庭、所有家长关注的话题,“分数”已经成为当今社会考量与评价孩子的“不二砝码”,这近乎“天经地义”的准则背后潜藏着的是什么?是“唯分数论”。

  郭象认为万物生而具有各自的本性,又叫天性,这就叫“物各有性,性各有极”(《逍遥游注》)。在他看来,万物的“性分”都是自然生成的。人的性分也各有等差,具体表现在认识、才能、财富的占有、职业、社会职务等方面的差别。孩子的成长不是孤立的,任何违反自然规律的教育方式,任何忽视孩子全面成长的教育方式,在未来无论是对个体还是社会而言,都将受到不同程度的“惩罚”。“唯分数论”思想教育下的孩子抑或是性格孤僻,行为乖张,思想偏激,于家庭于社会都会存在极大的隐患。所以,我们的教育体制需要创新,教育方式需要多元,教育理念及教育实践需要随着时代演变而跟进,教育同样要遵循“各适其天”的人才培养观。也许,当我们真正以学生为本,“建中立极”,寻求评价标准和人才选拔标准多元的时候,才能够更好地契合“本我”成长的生命和生活方式。

  著名美学家、教育家朱光潜先生说:“人生是多方面的,每方面如果发展到极点,都自有其特殊宇宙和特殊价值标准。我们不能以甲宇宙中的标准,测量乙宇宙中的价值。如果勉强以甲宇宙中的标准,测量乙宇宙中的价值,则乙宇宙便失其独立性,而只在乙宇宙中可尽量发展的那一部分性格便不免退处于无形。”(谈多元宇宙——朱光潜:《给青年的十二封信》之六)。所以,生命的意义因人而异,因社会、时代、文化和家庭等而异,因此基于一个标准的“伟大性”——分数,是不可能建立的,也不应该成为“家国”评价人才的唯一标准。教育其实是为了更好地帮助一个人找到一种生命方式,当今,我们更要秉持人文主义精神,慎思今天的评价观,莫让今天的“惩”与“罚”,变成明天的“罪”与“恶”。教师、学生、家长、社会在这一问题上,都有卸不掉、推不脱的责任和义务。

  生命的存在与心灵之境界,本身都是鲜活的、灵动的、多元的,然而畸形的唯分数论,让肉身和灵魂同时变得沉重。师者、父辈、家国,只有更多地、理性地尊重差异,欣赏差异之美,摒弃“优胜劣汰”,才能让更多“特立独行”的有志青年脱颖而出,使其保持“独立性”,这样在未来,我们才能够乐见多元、和谐与共生。  

  小小考生队

  我就是我,是不一样的烟火

  作者:河南商报小记者金水区凤凰双语小学四(1)班张一鸣

  看到这幅漫画,我下意识地用右手捂住了我的右脸,仿佛那吻后的甜蜜还在,又猛然捂住了我的左脸,好像那脸被扇后的温热还在,我又双手捂住了我“扑通扑通”跳动的小心脏……庆幸的是我没挨过巴掌,但无形的“巴掌”还是无情地打在了我心里,那滋味——酸爽!

  我妈妈是属于那种我进步了一丁点就欢欣鼓舞的人。而爸爸却跟妈妈完全相反,我考了一百分,妈妈是欣喜若狂,爸爸却是“你考一百分本来就很正常”的表情,如果考九十九分,听到的肯定是:“怎么没考一百分?你们班一百分的都有谁啊?”虽然“五指山”“塌”在我脸上很少见,可听到那些话,比“五指山塌陷”还铭心刻骨啊!

  当今,父母的追求可不是“望子成龙”那么简单了,他们恨不得再给“龙”添上一身的翅膀,让它永远飞在天的最高处!还有的父母只是简单粗暴的:考好了有奖励,考不好了揍一顿。其实,我更喜欢鼓励而非奖励!

  说了这么多,心里的疼痛减轻了许多,爸爸妈妈,别苛求太多,我就是我,是不一样的烟火!

  进步与否

  作者:河南商报小记者郑州实验外国语中学八(4)班张弛

  当今社会,无论是在老师、家长还是同学之间,都会自动把学生分为两种人——好学生和坏学生。

  小明是学生时代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品学兼优的好孩子。而小刚是班里最调皮的孩子,“贪玩、不努力”都是老师给他贴上的标签。期中考试来临了,小明日日紧张地半步不敢离开课桌,天天在题海中作战。而小刚依旧没心没肺地打篮球、踢足球。结果不出所料,小明考了全班最高分——100分,而小刚拿了55分。小明回到家,妈妈对他说:“小明啊,考得不错啊!妈妈给你做好吃的!”小刚回到家,立即遭到了暴打!

  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到了期末考试,小明因为一个小数点错失了2分,只考了98分,而小刚多蒙对了2道选择题,考了61分。老师把小明叫到办公室,语重心长地说:“是不是骄傲了啊?怎么考成这样?”小明难过得快哭出来了。而老师在班上公开表扬了小刚:“小刚最近有进步啊!”还旁敲侧击地提起小明:“有些同学要注意了,学习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!”

  小明和小刚的故事值得我们所有人深思:小刚这真的算进步了吗?究竟是成绩一直稳定叫进步?还是从没有及格到60多分叫进步?到底怎样做才叫进步? (河南商报记者 孙科訾 利利 刘慧丽 实习生 杨桂芳/整理)




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中国教育新闻网所提供的招生和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【字体:】【打印】【发表评论】【推荐】【纠错】【关闭
{ 编辑:庄元 }

教育信息

版权声明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教育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教育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XX(非中国教育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
  如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存在问题,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,联系电话:(010)82296588

细览版权信息